风采知识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英语学习 > 英语写作 > 背景文化 > >

文化香奈儿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文化香奈儿

文化香奈儿——历史背景

简·普理查访谈

《蓝色列车》是在怎样的时代背景下诞生的?

俄罗斯芭蕾舞团的团长迪亚吉列夫在接受英国泰晤士报访问时说:“首先,《蓝色列车》这部剧里并没有蓝色列车。我们可以看到剧中人物在一个实际并不存在的沙滩上,和一个同样并不存在的赌场前。一架看不见的飞机从头顶飞过。剧中并未讲述任何具体的故事。但是当它在巴黎首演时,观众却莫名地激动了,都恨不得跑去杜维埃的海滨游泳或是在沙滩上做运动。”

迪亚吉列夫的这番言谈,主要是为了说明,这出描绘1920年代海滨度假生活的芭蕾舞剧,非常时尚、非常时髦,除了极具巧思之外,还带有一点揶揄当时社会风气的意味。

海滨度假和法国蔚蓝海岸的夏天(最早蔚蓝海岸只是避寒的胜地),是1914–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风行起来的。当时是由艺术圈中人(包括毕加索)和上流社会人士带起的风潮,而香奈儿等人率先拥抱阳光,使得小麦肤色蔚为风尚。

创作此剧的尚?考克多想要演绎现代生活的样貌。舞剧中,一架看不见的飞机从头顶飞过,散发传单;舞者戴起太阳眼镜,举起匣式照相机拍照。男性舞者像雕塑群像一般,摆出人体金字塔等高难度动作。

《蓝色列车》的灵感来源是?

一个发现夏日海滨度假之乐,而且喜爱运动的现代上流社会。

带着群舞的娱乐性音乐剧,特别是以英国1920年代的方塔纳和莫斯为代表的炫技式舞蹈,还有以女子网球冠军苏珊?朗格伦和英国王储威尔士亲王为主角的黑白新闻片。

编舞兼女主角尼金斯卡,想起了1896年父亲带着孩提时代的她去(俄国)纳尔瓦观看加冕庆祝游园会。当时她父母也在杂技剧场献演。她说:“学会了这些马戏团式的杂耍技艺,对我后来帮助很大,尤其在编舞方面,例如《狐狸》,《蓝色列车》,等剧。”

香奈儿设计的时尚运动服饰

1924年,《蓝色列车》诞生的那年,巴黎正在举行第8届奥运会,而俄罗斯芭蕾舞团的演出季也在同一时间于香榭丽舍剧院举行。俄罗斯芭蕾舞团献演了许多精彩纷呈的舞剧,现在回顾起来,那等于是一场文化的奥运会。

创作这出舞剧,是不是有意标新立异?

其实运动芭蕾自19世纪末就开始流行起来,而自从尼金斯基在1913年创作了《游戏》这出独幕芭蕾之后,又将这种芭蕾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剧中,网球成了一种具有未来感的运动。大约1920年,这出芭蕾搬上了舞台,更值得注意的是,这出戏由莱昂?巴克斯特和Paquin时装屋联手设计服装。(莱昂?巴克斯特曾为Paquin时装屋设计过数款裙装。)参看之后尼金斯基的妹妹尼金斯卡在她自己的编舞作品里,选择担任女子网球选手的角色,的确相映成趣。

当时已有少数芭蕾舞团推出了很有新意、引人谈论的剧目,《蓝色列车》也是其中之一。尚?考克多先前曾为瑞典芭蕾舞团创作了《艾菲尔铁塔的新婚夫妇》(1923年),而尼金斯卡在1924年,即《蓝色列车》推出的同年,也创作了一出极为摩登的舞剧《牝鹿》(英文剧名或译作《家宴》),而在《蓝色列车》里,多少都能看出尚?考克多和尼金斯卡之前这两部作品的影子。应该是尚?考克多建议了这个题材。尼金斯卡的《牝鹿》非常摩登,讲的是1920年代一些新潮女性在法国南部一户人家的客厅与运动员眉来眼去的故事。尼金斯卡与尚?考克多的合作并不愉快,因为尚?考克多企图主导整个创作过程,并且加入了很多细节。临开演前的试装彩排十分混乱,幸而及时做了改动,令整部剧更为紧凑,当晚的首演最终大获成功。

剧评家和观众对此剧的观感如何?

《蓝色列车》的包装非常时尚,于是许多画报期刊都很乐意报道。媒体十分捧场,纷纷表示此剧“活力无限”、“创意丰富”、“幽默有趣”等等。

但是在配乐方面,却受到了不少批评。有些评论家认为音乐近于“电影配乐”,而他们无法接受俄罗斯芭蕾舞团以通俗音乐为伴奏。有位名叫PhyllisBedells的舞者受伦敦的《舞蹈时报》之邀撰写剧评,然而她却对此剧评价不高。她写道:“无法在剧中看见什么美丽的事物……整个俄罗斯芭蕾舞团一定对我们这些伟大的英国观众的‘不解风情’而窃笑不已吧。”

虽然在表演艺术的历史上,《蓝色列车》只在舞台上昙花一现。这出广受谈论的芭蕾舞剧在男舞者道林离开舞团之后就停演了。那时,尼金斯卡早已离开了舞团,她饰演的女主角由TamaraGeva顶替。但是尼金斯卡在她的个人演出剧目中,仍然保留了女子网球选手这段独舞,1926年,她把这一段融合在另一出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科隆大剧院演出的舞剧中。《蓝色列车》在1924到1925年间密集上演了29场,巡回巴黎、伦敦、蒙特卡罗和巴塞罗纳演出。

当时舞美和戏服的设计是否令观众感到惊奇?

香奈儿为俄罗斯芭蕾舞团负责整部剧所有戏服设计的,只有这部《蓝色列车》。但是她涉入甚深。香奈儿与迪亚吉列夫私交甚笃,1920年代,香奈儿资助了他多出舞剧上演。迪亚吉列夫若对其他人设计的戏服不满意,会向她请教,或者会征询她的意见,好让作品能跟得上时代潮流。例如,《众神领袖阿波罗》原先的戏服借鉴了画家博尚的风格,她将之改成更具新意而比较简单的样式。1927年,她为《牝鹿》这部舞剧中的女主人设计了新戏服,让整出戏更能吻合时代气氛。《蓝色列车》的戏服最令观众叹服之处在于,它竟如此的贴合时代。有意思的是,男女主角安东?道林和莉迪亚?索科洛娃穿的泳装戏服是手工织的,而饰演“交际花”和“小白脸”的群舞演员穿的则是机器织的。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当年“小白脸”演员所穿的海军蓝服饰与当代编舞者喜欢的“外套西裤”造型并无二致。

在迪亚吉列夫这么多创作里,为什么《蓝色列车》显得特别重要?

《蓝色列车》的重要性在于,香奈儿与毕加索参与了这出戏的创作——这比舞剧本身的意义更大。这出戏就是那个时代的产物,而且要靠明星舞蹈家来使它发光发热,因此,它并未成为俄罗斯芭蕾舞团的演出保留剧目。后来,在法国和美国这出戏又被重新搬上舞台,表现手法变得更为轻松,但却不像当年那么引起共鸣。在尼金斯卡的作品中,《蓝色列车》的重要性远不如《牝鹿》或是《婚礼》。


分享到: 更多

更多关于“背景文化”的文章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