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采知识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记忆力 > 记忆法应用 > >

珠海香洲心理专家“把脉问诊”助法官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原标题:珠海香洲 理专家“把脉问诊”助法官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家长里短本就难分曲直,告到法院的纠纷不仅棘手,甚至会伴随极端事件发生,给家事审判、社会稳定带来相当挑战。作为家事审判改革的一部分,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与华南师范大学合作,将理学专业知识引入审判辅助,切实帮助陷入困境的当事人,为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探索香洲经验。

■心理学方法应用于家事审判

“我不认识他,他想带我走!”校门口,7岁小女孩小文突然情绪失控,拉着老师的手,哭着求助。原来,小文的父母正在闹离婚,因对父亲阿军有抵触,小文不愿跟他回家。5岁的妹妹小月跟父亲也不亲近。

法庭上,阿军认为是他和妻子阿兰分居后,妻子和岳母在女儿面前说了他很多坏话,才导致女儿不认他这个父亲,如果以后孩子由他抚养,父女感情会慢慢变好。阿军希望法院将长女小文判给他抚养,阿兰则请求抚养两个女儿。

“家事无小事,家安天下安。”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统计,家事案件约占全省一审民事案件总量的10.08%,其中,离婚案件约占家事案件的78.5%。这类案件除涉及房产、车辆等不动产分割外,还往往牵涉子女抚养权归属问题。孩子判给哪一方更利于孩子的成长?如何让未取得子女抚养权的一方,以理性、平和的心态接受法院的判决?判决后,未取得子女抚养权的一方如何处理好与子女、原配的关系,促进子女健康成长?

今年5月,香洲法院与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合作,在该院成立“心晴屋”工作室,探索将心理学方法应用于家事审判。在“心晴屋”,心理专家通过心理会谈、家庭治疗、沙盘游戏、心理测评等专业的心理学方法,为夫妻关系、父母与子女关系等“把脉问诊”,帮助当事人情绪疏导和情感修复。截至目前,“心晴屋”已对9起家事案件共计25人次进行了心理辅导,使法官的判决有了更多的科学依据。

■专业知识帮当事人走出困境

阿军和阿兰结婚8年,婚后育有女儿小文和小月。后因感情不和,今年3月初,双方分居。之后,阿军起诉至香洲法院要求离婚,并请求法院判决小文交由其抚养。

法院调查发现,双方争议焦点为夫妻共有房屋及两个女儿的抚养权归属。特别在女儿的抚养权问题上,两人抚养能力基本相当,阿军对抚养小文的愿望极其强烈,要求两人各抚养一个女儿。而阿兰则要求两个女儿均由自己抚养,阿军每月支付8000元抚养费。

庭审现场,阿军和阿兰剑拔弩张,讲到激动处,险些在法庭上打起来。但综合双方提交证据,阿兰似乎是抚养两个女儿的最佳人选。

原来,除阿兰此前提交小文放学后不让阿军接回家的证明外,她提供的另一份录音也显示,双方曾因房子归属发生争吵,阿军不断爆粗口,毫不避讳两个女儿都在旁边。

“实践中,涉及两个孩子抚养权的案子,若简单考虑‘公平’,可能会判父母一人抚养一个,但这个案子,无论是阿兰提交的证据也好,还是法官个人的直观感受,都可以考虑引入专业心理知识进一步甄别,确保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香洲法院家事少年审判庭主审法官程仁姬说。

亲子关系状况是抚养权判决的重要依据,亲子关系的评估是一项专业性的工作。法庭于是将案子转给了“心晴屋”,由华师心理学院副院长、心理学教授刘学兰及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吴培娟对此案当事人及两个孩子间的亲子关系进行专业测评。

因为孩子年龄较小,专家选择了游戏、绘画等适合低龄儿童的测试形式。“经过一系列游戏和绘画,如通过沙盘游戏,我们发现两个孩子在游戏中,与母亲的沟通和互动非常好,但都不愿意和父亲交流,甚至要求把父亲摆的沙具拿走。而在绘画环节,咨询师邀请孩子画一家四口的全家福,大女儿也只画了母亲、自己和妹妹的肖像,当我们要求她们画上父亲时,她们也只是将父亲的肖像画在了一个偏僻的位置,与她们三母女没有牵手等任何身体交流。”吴培娟说。

这辅证了母亲阿兰用爱心、耐心陪同两个孩子成长,与两个孩子关系亲密,而父亲阿华多以简单、负性的方式对待孩子,对孩子陪伴较少,与两个孩子心理距离较远。刘学兰说,在全家谈话环节,他们还发现,两个孩子之间关系亲密,不愿分开,均希望与母亲一同生活。

事后,二人将上述测试、观察等,客观地写进了《亲子关系心理测评报告书》里,对父女、母女关系等进行了深入分析,并提出相应建议。

随后,法庭向双方当事人出具报告书中的部分内容,“阿军也认同报告书反映的父女间的测评客观情况,基本同意了报告书中的判断。”刘学兰说。

“阿军其实是爱女儿的,但表达爱的方式不太对,经过当天的测试以及报告分析,他心中的父爱似乎一下就被触动了,认识到之前对女儿缺少陪伴,希望女儿日后能在母亲身边过得更幸福。”吴培娟说。

最终,阿军同意两个女儿均由阿兰抚养,但要求每周探望一次。阿兰同意了阿军的探望要求,希望阿军多来看望女儿,也主动提出降低抚养费至4000元。难能可贵的是,阿军还考虑到阿兰母女三人的住宿问题,主动把房子让给了阿兰。

“这个父亲在庭审前后表现的态度,判若两人,心理测评、情景分析,帮助当事人客观认知的效果,让我也很意外。”程仁姬说。

■家事审判“讲法”更“讲情”

在“心晴屋”的心理干预下,香洲法院还成功处理了阿霞、阿伟离婚纠纷案。

“我已经没有了三个儿子,不能再没有女儿。如果你让他们离婚,我就和老伴一起自杀。”香洲法院家事少年审判庭庭长代敏记得,为反对女儿离婚,阿霞的母亲刘老太多次在法庭哭闹,“讲到激动的时候,老人还会一直用手大力捶自己胸口。”

原来,刘老太原本育有三男一女,后儿子先后去世,给她留下严重的丧子创伤。在她身上,既有上一代人对婚姻关系的相对传统观念,又有挥之不去的丧子记忆,导致她的家庭观发生了扭曲,认为“夫妻打闹是小事,一家人能在一起生活就很好”。

“家事审判往往涉及很多人情、亲情的东西,如父母对孩子的抚养权、老人对子孙的牵挂等,很难靠言语表达,同时单靠法律也很难作出准确界定。这个案件夫妻关系破裂较容易判断,但不疏导目前的阻力,判决离婚后阿霞还是身陷困境,老人家的激烈痛苦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代敏说。法庭将三方当事人转介给了刘学兰和吴培娟进行心理干预

这其中,疏通刘老太的情绪最为关键。“老人的思想很传统,有一个误区,认为离婚后女儿会被别人看不起也很难嫁出去,我跟她说,‘你这么爱女儿,看着她被打也可以接受吗?’她会反驳说,‘阿霞不是长着腿吗,她可以跑呀’,就是不肯女儿离婚。”代敏说。


分享到: 更多

更多关于“记忆法应用”的文章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